• <xmp id="qqeum"><nav id="qqeum"></nav>
  • <xmp id="qqeum"><nav id="qqeum"></nav>
  • 當前位置:電子課本網 > 詩句大全 > 抒情 > 思念 > 

    客思吟商還怯。怨歌長、瓊壺暗缺。

    “客思吟商還怯。怨歌長、瓊壺暗缺。”

    ------該詩句摘自宋代詩人周密的《玉京秋·煙水闊

    長安獨客,又見西風,素月丹楓凄然其為秋也,因調夾鐘羽一解
    煙水闊。高林弄殘照,晚蜩凄切。碧碪度韻,銀床飄葉。衣濕桐陰露冷,采涼花、時賦秋雪。嘆輕別。一襟幽事,砌蛩能說。
    客思吟商還怯。怨歌長、瓊壺暗缺。翠扇恩疏,紅衣香褪,翻成消歇。玉骨西風,恨最恨、閑卻新涼時節。楚簫咽。誰倚西樓淡月。


    賞析一
      《玉京秋》為周密自度曲,詞詠調名本意。音韻諧美,別具聲情,值得治詞樂者重視。
      “何處合成愁,離人心上秋”(吳文英《唐多令》),知秋之為秋者,莫若游子羈客。劉禹錫秋風引》所云:“何處秋風至……孤客最先聞。”亦同此意。玉京,長安,并指首都臨安。詞人獨客杭州,西風又至,心緒黯然,遂琢此詞,以寫其悒郁之懷。
      上片以景起意。“煙闊”三字,起得高健。將一派水天空闊、蒼茫無際的寥廓景象,盡收筆底,為讀者展示了一幅廣闊的背景。接下“高林”、“晚蜩”二句,一寫目見,一寫耳聞。寓情于景,境殊依黯。“弄”字是擬人的筆法,將落日的余暉依偎著樹梢緩緩西沉之情態,表現得十分生動。好像是在哀傷白晝的隱沒和依戀這逝水的年華似的。物與我,審美的主體與客體,就這樣交融在一起了。窗詞工于煉字,即此可見一端了。“蜩”即蟬。寒蟬凄切,哀音似訴,與煙水殘陽相映襯,便覺秋意滿紙、秋聲欲活了。
      “碧砧度韻,銀床飄葉”,意工句穩,是聲色兼勝之筆。砧,指搗衣之石。因其漂沒綠水之中,故冠以“碧”字美稱之。因物賦形,便覺新而不怪。“度韻”,指有節奏的搗衣聲響,蕩漾水際,富有韻律的美感。“銀床”,白石砌成的井欄。“銀”謂石之白,與碧砧相對,用字殊煉,刷色尤為韶蒨。
      “衣濕桐陰露冷,采涼花,時賦秋雪。”儼然一幅秋宵覓句圖畫。衣濕、露冷,言佇立之久。秋雪,蘆花也,即所采之涼花。濕、冷、涼諸字,皆寫人之感受,復筆描摹,愈見心緒之凄苦。以上種種描寫,只在烘托環境。“嘆輕別”以下三句,才點出心事。卻又輕叩即止,不作更多的剖露。用筆吞吐,欲落不落,正是婉約派詞人家數。“砌蛩”,指蟋蟀,鳴于秋間,其音凄切,能動客子之鄉思。草窗用在歇拍處,上承“幽事”,不必說明,意已反透。
      過片“客思吟商還怯”,緊承“砌蛩”,是將詞人的鄉思與秋蟲的清吟打并一起的手法。“怯”字很有力度。“不意道苦辛,客子常畏人”。(韋應物鷓鴣詩》)此其所以“怯”歟?“怨歌長,瓊壺暗缺”二句進一步抒寫恨情。“怨歌”,相思之歌也,仍從蟲聲引出。梁簡文《箏賦》:“奏相思而不見,吟夜月而怨歌。”為其所本。周邦彥浪淘沙慢》:“怨歌永、瓊壺敲盡缺。”用寫別情。唾壺擊缺,本王敦事。敦詠“老驥伏櫪”以鐵如意擊節而唾壺盡缺。草窗融化而出之,換一“暗”字,便有翻新之妙。陳廷焯所言:一‘暗’字,其恨在骨。”是也。“翠扇”、“紅衣”宕開一層,轉寫外景。許渾《秋晚云陽驛西亭蓮池詩》:“煙開翠扇清風曉,水乏紅衣白露秋。”寫盛開之秋荷。此處則“恩疏”、“香褪”,寫敗殘的蓮花。入耳之秋蟲,盡成怨曲;入目之秋花,并作愁容,這凄涼況味的確是夠折磨人的了。“翻成消歇”者,兼此二者而言,是并上述唧唧之秋蟲與枯荷敗葉也都蕩滌一盡。這是深秋的光景了,其攪動人的鄉愁也愈益濃重。“玉骨”二句,托體甚高。譚獻云:“南渡詞境高處,往往出于清真。‘玉骨’二句,髀肉之嘆。”(《潭評詞辨》)“髀肉復生”,是劉備慨嘆歲月蹉跎、功業不立之言,語出《三國志》。草窗用此,意涉多重:“玉骨瘦來無一把”李商隱《贈四同舍詩》),用指體瘦。而“閑卻”云云,則是功名未立之嘆。而托辭微婉,寄興遙深,此其所以為高。結拍二句“楚簫咽,誰寄西樓淡月”,是以遠處的簫聲,來喚醒詞人的沉思,來襯托游子的孤寂。是誰在西樓的淡月中,吹奏嗚咽的洞簫呢?以動映靜,益增凄然之感。不唯切合題面,尤有興象空靈,風致超詣之妙。陳廷焯云:“此詞精金百煉,既雄秀,又婉雅。”推許備至,可見其影響之深遠。
    賞析二
      詞的上片寫景,由遠至近。首句“煙水闊”,從遠大處落筆,視野開擴,展現出遼闊蒼茫的天景色。
      “高林”以下四句,景物漸漸拉近,仰觀俯視,頗有聲色。夕陽西下,高樹搖風,一個“弄”字,氣勢全出。樹上的哀蟬,已是“病翼經秋”,叫聲凄切婉轉。
      搗衣石著一“碧”字,青苔綠水,都在眼中,石井欄稱為“銀床”,極見潔凈清朗,耳聞度韻,目見“飄葉”。這四句,色彩冷淡,聲響凄清,有層次地描繪出一幅湖天秋暮圖。在這背景下,“衣濕”二句才出現了感懷秋傷的人。桐陰久立,寒露沾衣,時已由暮入夜,不由得詞人心緒翻滾。“采涼花,時賦秋雪”,頗似方岳的“黯西風,吹老滿汀新雪”(《齊天樂》)。
      張炎的“折蘆花贈遠,零落一身秋”,命意相近,卻更為精微。向來詩詞里一見到蘆花,自然就聯想到《詩經》中所言的“秋水伊人”。這就自然地引入了別恨。“嘆輕別”,追悔疇昔的離別,慨嘆現時的相見無期。階下蟋蟀泣訴低嗚,仿佛替人傳出滿懷的幽怨。
      以下緊接別恨作進一步的傾訴。“客思”二句,極寫胸懷郁結之狀,秋聲商調凄楚徘徊,以至不能自勝,反復吟唱中不覺敲缺了唾壺,足見心中之愁苦。
      “怨歌長、瓊壺暗缺”。語出清真《浪淘沙》“怨歌永,瓊壺敲盡缺”,而沉痛過之。“翠扇”三句,描寫殘荷凋零景象,寫出秋思之深沉悠長。恩疏、香褪、消歇,漸進的過程是漸淡漸遠,“翻成消歇”乃出于意料之外,而這么三句,也就可知他追憶往事之多,時間之長,情意執著真切,以至于無法排解,揮之不去。“玉骨西風”,俊爽高潔,自是一片清境,而所懷之人不能與之共感秋思,真是莫大的遺恨。這與李太白的“相思相見知何日此時此夜難為情”同一神理。寫到此處,讀者似覺言語道盡,該是弦絕響歇了,可是,筆鋒突轉,“楚簫咽”,簫聲幽咽,裊裊飄來,更使愁緒為織無以排解。是誰在幽淡的月光下,倚著西樓吹奏呢?結尾即景,以問作結,令人回味不已,頗有余音繞梁之感。
      全首結構嚴密,井然有序,語言精煉,著筆清雅,確為千錘百煉之作。感秋懷人的客愁別恨,不滯實事,亦不直言,而是憑借最具特征的事物的描寫,逐層烘染,委委道出。讀者在體會蟬聲、蛩聲、砧聲、簫聲中、浮想聯翩,情緒隨之起伏,不由得感到了作者秋思的悠長纏綿,不禁要與之一道感慨嗟噓了。
    多彩网多彩网平台多彩网主页多彩网网站多彩网官网多彩网娱乐多彩网开户多彩网注册多彩网是真的吗多彩网登入多彩网快三多彩网时时彩多彩网手机app下载多彩网开奖 赣州 | 蓬莱 | 赵县 | 乳山 | 聊城 | 莱州 | 巴音郭楞 | 金坛 | 吉林长春 | 承德 | 大庆 | 来宾 | 文山 | 德阳 | 图木舒克 | 定州 | 阿克苏 | 江门 | 朔州 | 乌兰察布 | 遵义 | 白银 | 吉林长春 | 玉溪 | 清远 | 慈溪 | 新乡 | 聊城 | 许昌 | 孝感 | 龙岩 | 清徐 | 山南 | 营口 | 日照 | 鞍山 | 安庆 | 汝州 | 阿克苏 | 大兴安岭 | 洛阳 | 聊城 | 灵宝 | 襄阳 | 滨州 | 昌吉 | 牡丹江 | 东台 | 唐山 | 恩施 | 中山 | 贺州 | 石狮 | 阳春 | 遵义 | 雅安 | 霍邱 | 大连 | 湘西 | 淮安 | 阳泉 | 沧州 | 吐鲁番 | 石河子 | 铁岭 | 靖江 | 克孜勒苏 | 三门峡 | 乌海 | 徐州 | 德清 | 常州 | 泰兴 | 海北 | 厦门 | 孝感 | 济南 | 曲靖 | 柳州 | 深圳 | 库尔勒 | 株洲 | 江西南昌 | 贵港 | 江门 | 锡林郭勒 | 咸阳 | 东海 | 岳阳 | 廊坊 | 陕西西安 | 正定 | 淮北 | 大连 | 三河 | 淮北 | 吴忠 | 北海 | 乳山 | 抚顺 | 邹平 | 泰兴 | 白沙 | 柳州 | 南阳 | 玉树 | 周口 | 广元 | 淄博 | 石狮 | 黄冈 | 临汾 | 泸州 | 临沧 | 盘锦 | 临海 | 台山 | 明港 | 廊坊 | 遵义 | 宁波 | 张掖 | 蚌埠 | 明港 | 沭阳 | 石嘴山 | 江苏苏州 | 四平 | 荆州 | 贵州贵阳 | 武安 | 灌云 | 沭阳 | 吉安 | 信阳 | 马鞍山 | 乌海 | 迪庆 | 汉中 | 松原 | 宜春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嘉善 | 柳州 | 淮北 | 巴彦淖尔市 | 安吉 | 玉树 | 灌南 | 阿拉善盟 | 广元 | 乌兰察布 | 鹤壁 | 滨州 | 西藏拉萨 | 莆田 | 佛山 | 慈溪 | 景德镇 | 沭阳 | 株洲 | 海拉尔 | 琼海 | 黄南 | 通辽 | 抚顺 | 澄迈 | 德宏 | 厦门 | 包头 | 天水 | 兴安盟 | 鹤岗 | 启东 | 乌海 | 深圳 | 大理 | 滨州 | 基隆 | 长治 | 临汾 | 阜新 | 吴忠 | 滁州 | 抚州 | 吉林 | 牡丹江 | 琼中 | 南充 | 松原 | 开封 | 章丘 | 韶关 | 柳州 | 阿克苏 | 福建福州 | 日土 | 泰兴 | 沭阳 | 荆州 | 扬州 | 白山 | 绥化 | 厦门 | 绵阳 | 绵阳 | 诸暨 |